bob电竞官方网站 — 陪你走好創業第一步!

青藏高原腹地的創業故事:隻有荒蕪的高原,沒有荒蕪的電商

來源:互聯網時間:03-19標簽: 當前位置:bob电竞官方网站 > 百姓創業故事 > 手機閱讀

一間10平方米的小屋,堆滿了待發的包裹。三個工人在屋內空隙處,將一袋袋藜麥裝進紙箱,打包封裝,膠帶機嘶嘶作響。窗外的寒風呼嘯而過。

這是青海格爾木商家馮常俊的庫房,春節前,這裏每天至少要向全國各地發出2000個藜麥包裹。

格爾木市地處青藏高原腹地,距離西寧還有800公裏,全市總麵積近12萬平方公裏,比整個江蘇省還大,90%的土地卻是荒漠,常住人口僅約24萬人。

三年前,馮常俊在格爾木一家瀕臨破產的國企上班,月工資不到兩千元。此前他還種過枸杞、開過餐館,但屢戰屢敗,欠了四十多萬的外債,時常為看不到頭的還債生活感到絕望。

如今,他依靠在拚多多上賣藜麥,年銷過千萬,成為格爾木最大的電商商家。

過去三年,馮常俊無意中創造了一個邊遠地區農產品電商的神話。他不僅改變了自身的命運,更是改變了許多當地人的生活,盤活了格爾木農產品上行的產業鏈。


絕境逢生

“那時候整夜整夜失眠,比創業吃苦受罪難受多了”,馮常俊說。他之前租種20畝的枸杞地,零下十幾度的冬天還在地裏修剪樹枝,啃著凍得跟石頭一樣的饃饃,但跟枸杞行情價格大跌、枸杞爛在地裏的痛苦,跟此後負債累累的生存狀態相比,這種苦算不了什麼。

2018年,馮常俊在妻子的支持下,決定到網上賣青藏高原農產品。相比此前種枸杞、開餐館的重投入,馮常俊這一次創業謹慎試水。嚐試過不同電商平台後,他鎖定了拚多多。

“跟其他平台相比,拚多多沒有傭金,推廣效果好,對於中小商家來說很友好”,馮常俊說。他選擇賣藜麥,而非格爾木種植麵積更大的枸杞,是因為藜麥的儲存、加工、包裝、運輸更方便,適合電商初期上手。

藜麥是格爾木的新特產。8年前,當地成功培育出耐旱、耐鹽堿的藜麥品種,隨後開始大規模種植。高達2780米的平均海拔,3380小時的年日照時間,讓格爾木成為藜麥生長的理想地區。

盡管藜麥素有“穀物之母”的美稱,屬於最合適人類的全營養穀物,但格爾木的藜麥並不為外界所知,市場需求很不穩定。

今年56歲的祝恒年務農數十年,在格爾木國營河西農場租種了50畝土地,7年前開始種植藜麥,是當地最大的藜麥種植戶之一。他的藜麥過去一直賣給線下批發商,行情好的時候,能夠賣到十多塊一斤,差的時候,僅三塊多一斤。

在電商從業者看來,格爾木算不上“流著奶與蜜”之地。這座發跡於交通運輸的移民城市,擁有豐富的礦產資源,由此支撐起一批工業和運輸國有企業。

“不進體製內或者國企,好像很難過上富足的生活”,馮常俊就這樣“冒失地”一頭紮進了農產品電商這個行業。
 

業務爆發

外地的消費者購買了馮常俊店鋪的第一單藜麥,然後,就會推薦給親友,通過口碑傳播,馮常俊的店鋪慢慢迎來了更多陌生人、回頭客。同時,馮常俊也開始使用平台的推廣工具,嚐試著每天花幾十塊給店鋪打廣告。

在格爾木的出租屋裏,馮常俊是個孤獨的創業者。他從零電商經驗起步,日夜琢磨著拚多多的電商培訓課程。他一手包辦了采貨、運營、銷售、打包、物流、客服、售後的所有位置,最大的心得就是“要讓顧客的購物體驗滿意,符合平台規則,客服回複要及時,發貨要及時,被顧客投訴很慘,被平台處罰也很慘”。

2019年,在每天發數十單包裹的時候,馮常俊開始感受到“忙不過來”,妻子在工作之餘搭起了幫手,兩人在半夜兩點一起打包,次日清晨,馮常俊再開著麵包車將藜麥送到快遞點——格爾木物流不發達,如果訂單量少,快遞員並不願意上門取件。

2020年5月,經曆了年初疫情導致的物流停發,馮常俊的藜麥店鋪厚積薄發,迎來爆發式銷售增長,日訂單量躥升到了數百單。

馮常俊趁勢組建起自己的電商團隊,辦公地從原來的一間出租單間,換成了一套兩室一廳的民房,同時他全力投入運營,將平台推廣投入增加到每月數萬元。

膽子大、行動力強的馮常俊,拔得了頭籌。到2020年夏天,藜麥店鋪訂單量一天最高已經達到2000單,月銷售額突破百萬。他的店鋪坐穩了拚多多雜糧類目銷售排行榜的前列,甚至攀升到第一位。

在平台雜糧類目銷售排行榜前列,大部分商家來自河南、山西等中東部地區農業大省,來自青海的商家異常罕見。這甚至引發了拚多多上海總部的關注,馮常俊接到了平台工作人員的問詢電話。

在快遞成本高昂的格爾木,為了向消費者強調藜麥是“原產地直發”,馮常俊堅持從格爾木而非運到外地再發貨。當地的快遞企業,先是對這家突然冒出的單量驚人的本地電商感到詫異,然後爭搶起這個大客戶,甚至打起了價格戰。

憑借巨大的訂單量,馮常俊獲得了市場收件價腰斬的優惠價,得以壓縮成本,讓利消費者,將銷售規模繼續做大。

格爾木當地一家快遞公司的負責人感歎,“整個格爾木的電商快遞件估計也就幾千單。這個藜麥商家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殺出來,做到兩千的日單量,簡直就是個神話。”
 

星火燎原

43歲的回族人張尕胡,是馮常俊招進來的第一個員工。他總是沉默地在流水線屋子裏,低頭熟練地給藜麥打包裝箱,做著簡單甚至顯得枯燥的工作。

但張尕胡坦露出對這份工作的珍惜。張尕胡沒什麼文化,履曆比老板還豐富——他過去常在西北各地做體力活,做過采摘枸杞的工人,做過餐館的拉麵師傅,還去新疆幹過苦力。

“最難過的是在零下40度的冬天,在新疆做礦工挖黃金。”張尕胡說,常年勞作使他落下了肺病重疾,不堪重活。他被迫結束在外的打工生活,回到格爾木,渴望找份工作,養活家中三個4歲、7歲、9歲的孩子。
2020年5月,馮常俊在本地發出招聘廣告,組建電商團隊,在眾多的求職者中,他留下了踏實肯幹的張尕胡。

比起做打包物流的員工,格爾木更難得的是電商人才。從格爾木電商產業園,到當地的枸杞、藜麥廠家,他們都指出這個西部地區電商發展的症結。

“別說格爾木,就是西寧甚至整個青海,都沒有什麼出彩的電商,想找個同行交流都很難。“馮常俊說,他中專學的焊接,做電商之前什麼都做過,就是沒做過電商,常令外地的同行大跌眼鏡。

23歲的馬子萍,成為馮常俊招進團隊的第二個員工。

此前,馬子萍在成都電子廠的流水線打工,坐火車回格爾木要一天一夜。漂泊在外多年,她想回到家鄉,方便照顧父母,但在本地找工作並不容易。本地經營狀況尚可的國企,招聘門檻要求本科,她卻隻有中專學曆。
2020年5月,馮常俊將馬子萍招進團隊,教她做電商打單、客服、售後等工作。這個電商從業經驗比員工也就多兩年的老板,相信馬子萍也能和他一樣,通過電商走得更遠。

在格爾木這座民營經濟並不發達的小城,馮常俊為員工們提供的3000-4000元月收入、規律的工作作息、可期的職業成長,在當地已經有足夠的吸引力。

到2020年年底,馮常俊組建的本地電商團隊,已經擴大到10人,真正組成了一支成建製的格爾木電商生力軍。

隨著銷售規模持續做大,這條藜麥產業鏈的上下遊都從電商中受益。

馮常俊說,自己是在拚多多賣藜麥,而這間辦公室裏的桌椅、打印機、各種辦公小件,都是從拚多多買的。

“因為拚多多的崛起,大家都習慣了包郵拚單,格爾木現在快遞下行(格爾木人通過電商消費)的包裹一天有四五萬件。”格爾木一家快遞公司負責人說,但格爾木的快遞上行(格爾木電商賣出產品)包裹量一天隻有幾千,本地電商的崛起可以改善快遞空車離開的狀態。

格爾木藜麥種植戶及加工廠也有了盼頭。

當地最大的藜麥加工廠負責人鄭協通,7年前大麵積種植藜麥,因為行情價格下跌損失慘重,為了出掉手裏的存貨,他轉而嚐試做起了藜麥加工廠。眼下,除了線下批發商,馮常俊是他最重要的客戶。

“今年格爾木黑藜麥很稀缺,我廠裏還剩下最後5噸,別的客戶來要我都不給,專門留給馮總。”鄭協通說,做生意渴求穩定的銷售渠道,本地電商夥伴尤其要珍惜。他還盼望,未來能和馮常俊的電商一起合作,籌劃更多的藜麥深加工產品。

在格爾木河西農場,作為藜麥種植大戶,56歲的祝恒年和42歲的祝格連,與藜麥加工廠以及電商業務建立了直接緊密的關聯。藜麥銷售渠道及價格經過商定,有了確切保證。
祝格連說,為了分攤農產品價格波動的風險,他家同時種了20畝藜麥和40畝枸杞,今後通過本地藜麥電商,建立穩定的銷售渠道,減少傳統批發的價格流通波動,他會樂意種植更多藜麥。

按照藜麥的畝產量700斤計算,如果藜麥收購價能夠達到每斤6元,就能實現畝收益4200元,對於格爾木種植農戶來說,這是一筆不菲的收入。

沒有人知道,馮常俊在拚多多的電商生意還能做多大,但所有人都在期待,格爾木的藜麥電商產業,還能走得更長遠。​​​​

上一篇流轉土地種菊花作樣板 帶動村民共致

下一篇謝芳麗:綻放在輪椅上的“創業玫瑰”

百姓創業故事本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