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b电竞官方网站 — 陪你走好創業第一步!

三次創業,應書嶺是做遊戲還是玩資本

來源:互聯網時間:04-07標簽: 當前位置:bob电竞官方网站 > 名人創業故事 > 手機閱讀
從移動電競行業的“拓荒者”到“引路人”

11月2日,英雄體育VSPN正式宣布完成B輪1億美元融資。據悉,此次融資由騰訊領投,天圖資本、SIG、快手跟投,光源資本擔任本輪融資獨家財務顧問。

英雄互娛創始人應書嶺表示,受今年新冠疫情影響,今年上半年近400多場線下電競賽事不同程度地受到影響,但線上給電競產業帶來了新機遇。其中,疫情期間公司觀賽數量有了80%的增長,一些專注於傳統體育賽事讚助的品牌也開始平移到電競板塊。


拓荒者

1981年出生的應書嶺是一個標準的“80後”,思維新銳、敢於冒險。

與比爾·蓋茨、喬布斯、紮克伯格這些大佬們一樣,應書嶺的故事也是從他退學那年開始的。

1999年,剛剛考上華東師範大學地理係的應書嶺年僅18歲,在他看來,這正是一個“可以改天換地”的年紀。叛逆的他瞞著家裏退學創業,和幾個同學一起開辦英語培訓機構。盡管培訓班在維持一年多之後以失敗告終,但也並未改變應書嶺樂於冒險嚐試的天性。

創業失敗的應書嶺被父母送去英國讀書,這次的他不僅順利畢業,還在畢業後找到了一份稱心如意的工作——在國內十大外資銀行之一的渣打銀行從事銷售工作。


工作中他接觸到了一位客戶,曾因買房找應書嶺辦理過40萬元的貸款。然而,僅僅在兩年之後,這位客戶又找到應書嶺要求開賬戶,要知道,外資銀行的開戶資金千萬起步。

但這位客戶當天就給應書嶺打來了500萬款項,應書嶺好奇這位客戶如何能在短短兩年之內賺到如此多的錢。這位客戶說自己通過做手機主板實現“財富自由”,但他緊接著又告訴應書嶺,手機主板還不是最賺錢的生意,一些手機遊戲團隊,做了幾款遊戲掛在手機裏,每個月就能輕鬆拿走千萬元的分成。

短短幾句話,點燃了應書嶺壓抑許久的冒險欲望。金錢的刺激隻是一方麵,重要的是應書嶺被這個新興的手遊行業吸引了。

2008年,已經做到“金牌銷售”的應書嶺從銀行辭職,一頭紮進新興的手遊市場,創立成都卓星。幾年後,成都卓星被收購,成為中國手遊集團的一員,應書嶺也在2013年開始出任中國手遊總裁,專注遊戲發行業務。

但就在第二年,中國手遊突發人事地震,公司調整架構,任命了11位新高管,此時的應書嶺心想與其被迫降職,不如另尋他路,便有了自立門戶的想法。

2015年6月16日,應書嶺正式成立英雄互娛,並高舉“移動電競”大旗。

時至今日,英雄互娛最為人稱道的還是在其創立之初,就瞄準了移動電競賽道。在應書嶺看來,移動競技是一個能成就夢想的廣闊平台,自己也願意成為行業拓荒者。

“人在哪裏,哪裏就有競技,從古羅馬競技場開始,到古代奧林匹克,競技從來就是給人準備,還怕大家沒有競技的需求?”應書嶺堅定地相信,移動電競能夠滿足大量用戶的競技需求。

除了滿足用戶競技需求,與傳統賽事相比,電子競技對人類神經的刺激來得更為迅猛。

應書嶺曾在一次演講中將傳統體育賽事和電子競技作對比:

“傳統體育產業的話,基本上一個精彩的動作需要多長時間?八分鍾。現在最流行的王者榮耀,你們知道一場精彩的團戰多長時間?30秒。就相當於你看足球比賽,每30秒進一個球。我看一場比賽一直在團戰,一直在進球。那種刺激是傳統體育產業無法比擬的。”

為了抓住電競賽事的先機,應書嶺發起成立HPL(Hero Pro League),成為不僅是中國第一、更是全球第一個移動電競職業聯賽。

難得的是,國家政策也在此時開始轉變方向:從2016年開始,多個部委為電子競技“正名”,鼓勵電競產業發展的政策甚至呈現“井噴”態勢。國家政策支持的東風,讓應書嶺更有底氣乘風飛翔。

迄今為止,HPL已成為覆蓋地區最廣、參與玩家數最多、比賽項目品類最全、持續時間最長、獎金金額最高的移動電競賽事。

在HPL2015賽季全球總決賽的當天,原本隻能容納四千人的場地,卻賣出了一萬多張門票。媒體報道,光是讚助費,英雄互娛就賺了幾千萬,應書嶺也自此有了“移動電競之父”的稱號。


資本新貴

輟學生、遊戲行業顛覆者、移動電競布道者……在應書嶺身上,似乎貼滿了很多不同的標簽,但最顯眼的,還是“資本新貴”。

這種標簽來自於他極高的起點。

或許是因為之前在外資銀行的從業經曆,也或許是此前在中手遊的人脈積累。在2015年初,應書嶺離職創業的消息一放出風,他就收到了來自多位投資人伸出的橄欖枝。

英雄互娛成立後不久,就在A輪融資中獲得了紅杉中國沈南鵬、華興資本包凡、真格基金徐小平的2億元注資。B輪中王思聰以1億元入局,以82元/股的價格通過定增方式認購了24.39萬英雄互娛股份。

緊接著,2016年3月,華誼兄弟更是豪擲19億獲得了英雄互娛20%的股權,不僅王中軍、王中磊同時入選英雄互娛的董事,王中磊還擔任公司副董事長。

這位受資本青睞的年輕人也展現出了其不一般的功力,依靠嫻熟的資本玩法和手腕,在公司成立兩個月後,就借殼一家名為“塞爾瑟斯”的企業成功掛牌新三板。

上述種種,一度讓人覺得應書嶺更像是個聰明、甚至有些狡猾的商人,而非一個真心熱愛遊戲、希望推動行業發展的遊戲玩家。

不過應書嶺本人對此倒看得很開,針對外界對他操作資本的質疑,他大方地表示:“現在我已經變成了遊戲做得也好,資本運作得也好的人。作為一個企業來講,主營業務很牛,老板資本運作也厲害,不是一件好事情嗎?”

不過,雖然有各路資本和明星投資人加持,但英雄互娛的上市之路卻走得異常艱辛。

2016年12月,應書嶺起先是想借華誼兄弟的收購而進軍A股,但卻因估值過高而失敗。當時的華誼兄弟發布公告:“為了保護公司和廣大投資者利益,公司董事會經審慎研究決定終止收購北京英雄互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重大資產重組事項。”

“靠人不如靠己”,應書嶺希望借華誼“曲線上市”的計劃失敗後,開始謀劃獨立上市,並且做了個大動作。

2017年,他將自己的公司從北京直接遷到了革命聖地——延安。

雖然應書嶺自己說“英雄互娛來到延安,是希望把新經濟帶到延安。”但實際上,是因為證監會給貧困地區的企業開辟了“IPO綠色通道”,適用“即報即審、審過即發”的政策。

應書嶺轉移大本營的目的,說白了就是為提高IPO的成功率,助其快速上市。

然而天公不作美,彼時恰好趕上監管環境嚴格限製遊戲公司上市,英雄互娛的IPO計劃隻得延期。迫不得已下,應書嶺又先後選擇赫美集團、東晶電子,希望借殼上市,但奈何所托非人,兩次均無功而返。


領路人

雖然IPO接連失敗,但應書嶺的電競商業版圖一直在擴大。天眼查顯示,應書嶺旗下另有二十餘家企業。

2019年,我國電子競技遊戲市場移動端銷售規模達到615億元,同比上升32.9%,占比63.43%,客戶端銷售規模為354.6億元,同比下降4.6%,占比為36.57%。

實際上,從2015年開始,電競遊戲移動端的銷售占比就在不斷上升,並在2017年超過客戶端,我國電競遊戲移動化已成為主流。

就在上月剛剛舉行的蘋果手機發布會上,蘋果官方還宣布,今年晚些時候《英雄聯盟》將登陸iPhone,未來電競遊戲移動化的規模還將提高。

蛋糕大,想分蛋糕的人也不少。競爭激烈的移動電競市場除了有王思聰、周傑倫等明星大咖,更有諸如騰訊、網易之類的行業“老大哥”。在當年英雄互娛剛剛登陸新三板之際,騰訊就依托QQ手遊平台,開啟了QGC移動電競聯賽,緊跟節奏,迅速涉足移動電競領域。

這對應書嶺來說,是挑戰,更是個機會。

他旗下的英雄體育VSPN(Versus Programming Network)便是一例絕佳證明。

成立於2016年的英雄體育VSPN是一家為電競賽事提供綜合服務的電競運營商。涵蓋賽事內容、商業化營銷、藝人經紀、電競電視、電競運動場館等多種寬泛的業務形態。

成立之初,英雄體育VSPN就直接獲得了TGA騰訊移動遊戲大獎賽的獨家運營和招商權,並且成為了首屆王者榮耀職業聯賽的承辦方。

五年間,英雄體育VSPN已經與國內70%及海外50%頂級電競運動賽事達成深度合作,騰訊、網易、巨人等遊戲廠商都是VSPN的長期合作夥伴。

從早期的行業拓荒者到如今的綜合服務提供商,應書嶺的角色邊界還在不斷升級、擴展,引領著年輕的電競行業向前發展。


 

上一篇味千拉麵:掀起上海味千浪潮

下一篇:很抱歉沒有了

名人創業故事本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