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b电竞官方网站 — 陪你走好創業第一步!

六回:出租自己月入過萬,被租要求千奇百怪

來源:互聯網時間:04-19標簽: 當前位置:bob电竞官方网站 > 特殊職業創業 > 手機閱讀

  從今年3月26日開始,每個下午給一位身在美國的女孩發一句:“今天過得如何?”,成為六回的日常。那天上午,這位女孩加了他的微信,向他支付了1500元。他要做的,是每天向這位姑娘問好。不管她回什麼,他都可以不用回複,這一服務,為期半年。

有人租六回幫忙送花/受訪者供圖

  這就是六回的工作——出租自己。過去兩年,他完全投身其中。雇主可以租他幹任何不違反法律和道德底線的事,收費66元起,但更多時候定價是隨機的。靠著出租,六回最多可以月收入過萬元。他把每次出租的經曆寫成故事,用自己的公眾號進行推送。迄今,他已記下了500來個形形色色的出租故事。

   “有人租我去公園撿一片樹葉,作為新年禮物”“有人租我問十個問題”“有人租我站十分鍾”“有人把我當成一個‘樹洞’”……幾年的出租生涯,六回遇到了租客的各種要求。

  456元

  當三個月“樹洞”

  今年三月底的一天中午,一位昵稱為“猜透”的女孩租下了六回,為期三個月,租金456元。六回要做的很簡單——隻需當一個“樹洞”即可,對於“猜透”發來的消息,可以不用回複。當晚,她就給六回發了200餘條消息。

  為什麼要這樣做?“猜透”告訴成都商報記者,能講話的地方其實很多,微博上的私人小號、微信私人小號都可以,但好像又沒人看。“這個樹洞不會拉黑我,不會刪了我,把所有不好的都丟進去,他也不會反彈回來。”

  666元——幫她存半年錢!

  今年3月29日深夜,一位昵稱小八的90後姑娘租下了六回,租金666元。“我需要你幫我存錢,我想每天給你轉賬,具體轉多少,看心情,但是每天都會轉。”小八對六回說。

  “存多久,活期還是定期?”“這個我沒想過,為了能存下來,一定是定期。”“那先存半年,隻能半年取一次。萬一我把你的錢拿去花了,到時候我這‘銀行’就倒閉了,你就提不了錢了。”“我認命。”……

  六回讓小八留下電話號碼和姓名,並把自己的電話也給了對方。接下來,六回每天要做的事,就是記錄小八轉給他的每一筆錢,每周發一個彙總記錄給小八。

  六回說,“這就是信任感,兩個陌生人建立起來的信任感。”

  456——當三個月“樹洞”!今年三月底的一天中午,一位昵稱為“猜透”的女孩租下了六回,為期三個月,租金456元。六回要做的很簡單——隻需當一個“樹洞”即可,對於“猜透”發來的消息,可以不用回複。當晚,她就給六回發了200餘條消息。

  為什麼要這樣做?“猜透”告訴成都商報記者,能講話的地方其實很多,微博上的私人小號、微信私人小號都可以,但好像又沒人看。“這個樹洞不會拉黑我,不會刪了我,把所有不好的都丟進去,他也不會反彈回來。” 

  66元——租他陪洗澡打球!

   租客這些形形色色的要求還有很多。六回回憶,2012年3月16日,一名租客租下六回,要求他和自己一起釣魚。這名租客的初衷是覺得六回出租自己的想法很有趣,“沒有什麼想法,就是覺得好玩。”在安仁鎮斜江河邊度過的4個小時,租客覺得既“一無所獲”,又“讓人愉快”。

  同月,一位大叔租下六回泡澡、打球,租金66元。原因僅僅是因為他從六回身上“看到了對生活的執著追求”。這位大叔通過六回供職的雜誌了解到他,“最深的感觸是,在字裏行間中,都能看出他對生活的執著追求,看到一個農村孩子的質樸和對生活的熱愛。”於是,他決定“支持一把”。

  今年4月6日,在咖啡館進行的一筆業務,六回幾乎沒有說話,一直在遞紙巾——整個過程,租客哭個不停。成都商報記者聯係到這名租客,她說,租下六回的目的是“希望有個陌生人安慰自己。”租約結束後,她告訴記者:“他讓我願意說話,打開心扉,負麵情緒得到了緩解。”

  他山之石

  美國年輕人出租所有家當

  他幹脆把自己也當成家當

  六回出租自己的行為,始於2012年。那年,他在雜誌上看到了一條國外的資訊:一位美國年輕人,把家裏所有家當拿去出租,沙發、冰箱、微波爐、自行車、襯衫……“為什麼不把人也租出去?”出租自己的想法就這麼誕生了。那時,他還在成都一家雜誌做記者,在跟單位領導溝通後,2012年2月8日,專欄《出租六回》啟動。他把自己租出去,記錄每一個出租故事。“一切還是為了好玩。”六回在首篇專欄中說。

  之後,他辭職,離開成都,去大理擺攤,又到北京工作……《出租六回》一度停擺。2015年,他回到成都,重啟出租計劃。出租自己、寫故事、賺租金,他以此謀生。

  溫暖的、感動的、驚奇的、莫名其妙的……兩年來,這樣的故事足有500來個。他說,自己就像一個啤酒釀造師,釀造出各種口味的酒。

  他依靠租金謀生,同時也依靠出租自己得來的故事,維持著自己公眾號的推送。“平均下來一個月能有六七千元收入,好的時候能月入過萬元。如果有一周沒人租我,我就感覺要瘋掉了,因為沒人租我就沒有故事可寫,也就不能及時更新公眾號,漸漸就不會被注意,也就不會給我帶來收入,這樣就會進入一個惡性循環。”他說。

  眾說紛紜

  他和他們咋想的?

  這項有點奇葩的業務,為什麼能夠進行下去?反映了什麼心理?聽聽六回、租客們和專家怎麼說。

  六回:信任讓出租變得好玩

  顧客為什麼會租一個人?對於這個問題,六回認為,當下社會飛速發展,繽紛多彩,人們能玩的東西、能感受到的新鮮事物層出不窮,可人們卻反而感覺越來越無聊,越來越需要宣泄。

  六回說,現代社會,人與人之間很多時候是缺乏信任感的,但又極其需要信任感,“你用打車軟件打一次車是一種信任,網上購一次物也是信任,兩個人之間的交流也更需要信任。”

  六回說,這種信任感也會讓出租變得更好玩。他說,最近就有一位雇主租他,要告訴他一個重大的秘密,並支付了租金,不過不好在這上麵說,要等到該雇主從國外回來後才行。“我很期待,有一種儀式感。”

  租客:他願意聽我說話

  成都商報記者聯係到租六回幫存錢的小八,她說,做這件事幾乎沒有原因,“隻是想堅持去做一件事。”為什麼不存銀行呢?“存銀行怕不能堅持,我也不會理財。”而找到六回,正是因為信任,“注意他很久了,在網上也看他寫自己被出租的經曆,就想體驗租一個人。”

  而那位身在美國,租下六回要求他每天向她問好的姑娘“笑笑”,當被問及為什麼要租六回時,她回答道,“可能是因為身邊沒有誰和我生活中任何一個圈子都沒有關聯,還願意聽我說話吧。”

  專家:陌生人之間傾訴更容易

  北京師範大學心理學院副教授、中國社會心理學會秘書長王芳表示,租客通過這樣的方式得到滿足,是因為“社會節奏快、壓力大,人與人之間利益糾葛複雜,而要尋求純粹、安全、輕鬆的傾訴,陌生人之間反而更容易。”

  為什麼六回的一些租客,會租一些看似無聊而沒有任何經濟回報的事,比如“跑十圈”“買你高興”等?王芳分析,總體來說有兩種可能,“一是‘無聊消費’,當經濟發展到一定程度的時候,我們會用一些閑錢滿足看上去沒必要的需求,純屬玩笑性質,就像有人看別人直播吃飯一樣;還有一種可能就是為了滿足控製感,在我的控製之下做一些指定對方做的事,這是對控製需求的滿足。”

  

上一篇玖妹(翁碧英):5年賣了5000條“晚安”信息的姑娘

下一篇鄭鋼:畢業7年從窮學生到身價過億為母校捐1500萬曾參加"非誠"慘遭全滅燈

特殊職業創業本月排行